返回首页
散文
散文随笔 优美散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经典散文 伤感散文
诗歌
散文诗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伤感诗歌 赞美诗歌 古词风韵 谈诗论道 原创歌词
日记
心情日记 伤感日志 情感日记 经典日志
语录
经典语录 唯美句子 伤心的句子 表白的话 雷人语录 微小说 生活常识
故事
鬼故事 励志故事 情感故事 幽默故事 名人故事 短语故事
集锦

茭子红了

时间:2020-03-13 10:16:58  阅读:  快读短文学:快读短文学

编辑荐:姐姐十八岁那年,家里来个说媒的,只一晌功夫就为姐姐说成一门亲事。听母亲说,姐姐自小就很懂事,很善良,很听话,大人说啥,就是啥。但我觉得那是懦弱。就在那年冬天,一顶

  姐姐十八岁那年,家里来个说媒的,只一晌功夫就为姐姐说成一门亲事。听母亲说,姐姐自小就很懂事,很善良,很听话,大人说啥,就是啥。但我觉得那是懦弱。就在那年冬天,一顶红轿自山下而来,姐姐嫁给了平川地带一个军人。倒也不歪,姐姐嫁的那个军人,文质彬彬,相貌堂堂。谁都以为姐姐将有个不错的未来。谁料结婚不到五年,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位军人,复原回家,分配在当地洋灰厂,没多久他就和他之前的恋人旧情复燃。原来,他还有个旧情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他根本不应娶姐姐进门。就这样二十三岁正值青春年华,姐姐硬是被赶出婆家,与她那负心的军人离了婚。当时,他们两个已有一个四岁男孩。姐姐非要带,婆家非不给。硬生生拆散了母子俩。

  听嫁到平川地带的本村妇女说,那男孩,自从亲娘离去,整日哭啼,爬在玻璃窗户上不停地哭喊着找妈妈。后娘对此不理不睬。衣食起居全凭姑姑。而姐姐自从离婚,亦是整日郁郁寡欢,常常拿着小孩子过去的衣物痴呆或抹眼泪。谁都知道她想孩子想得撕心裂肺,可谁也帮不了她。

  后来,村里又一个老媒婆给姐姐说了一家人家,也是山那边平川地方的。那时候村里人大都羡慕平川地带离县城近,地势平,种茭子多。却从未考虑姐姐嫁过去人生地不熟。姐姐也是窝囊,第一次说媒,没找好。第二次还依旧说媒,依旧任人摆布。几个月后就嫁给了第二任男人,我现在的姐夫。这个姐夫是一个村夫, 虽然没什么本事,只靠种玉茭茭子过活。但家里还算盈实,人丁兴旺。

  那时候姐姐和她婆婆住在一个院内。院子里养着四五箱蜜蜂。我暑假去了姐姐家,经常看姐夫全副武装割蜂蜜。姐夫还告诉我什么样的蜜蜂是蜂王,什么样的是工蜂。那时候我们根本不花钱买蜂蜜,几乎是自给自足。

  姐姐家的院内有一个小楼梯直通汽路上,汽路周围都是茭子地。处暑时节,正放假,也正是茭子红遍的时候,景色正好。红个艳艳的茭子头像一顶顶小红帽,又像通红的火把,在骄阳的照射下,映红了半边天。姐姐常带着我和外甥和外甥女以及姐姐大姑姐家的孩子们,搬几个小凳子从小楼梯上去,坐在树荫里。姐姐安详地纳鞋底,我们则看南来北往的汽车,玩抓石子。不想玩了,姐姐就带我们到自家茭子地里去打黑霉霉吃。很方便。但姐姐从不让我们到别人家打霉霉。

  我们在地里穿梭,抬头观望,却不认识黑霉霉。姐姐把经验与知识,传授给我们。姐姐经验丰富,一认一个准。姐姐适应得真快,只几年功夫,便地道地成了平川地带的人。姐姐将认准的黑霉霉一个一个地掰下,分给我们吃。我们甜蜜蜜地吃着,姐姐温馨地微笑着。有时候有人趁姐姐不备,偷偷串到别人地里,有经验不足的,常把茭子穗当成黑霉霉掰下来,只好偷偷扔掉。打黑霉霉时,大伙嘴里还念叨:“黑霉霉蹩脖脖,认不得捏一捏,再认不得扒一扒,巡田的过来甩一刮”。因为一旦扒开不是黑霉霉,而是即将吐穗的茭子,这棵茭子就算毁了。所以,巡田的就怕有人到地里打黑霉霉。我们也最怕碰上巡田的,轻则挨打,重则要受罚。要不扭送到自己家里,让父母管教。我们有一次就被逮住过,那人让我们带着他到了姐姐跟前,善良的姐姐没责怪其他人,只把外甥和外甥女打了一顿。姐姐又气又心疼,差点掉出眼泪。小孩子往往是属狗的,记吃不记打。好了伤疤忘了痛,没隔几天,又想吃黑霉霉了,又去打。

  我们不光去打黑霉霉,还跟着姐姐去青纱帐里打猪草,薅野菜。偶尔时候,姐姐也和我们一起捕蜻蜓、逮知了,捉迷藏。童趣十足。这边喊,那边应。谈笑声、吵嚷声、还夹杂着童稚的歌声在青纱帐中荡漾开去,不时惊起一群群小鸟向远方飞去。渴了就到茭子地边的小河饮水,热了就在小河中洗澡。当夕阳西下,村中炊烟袅袅升起的时候,姐姐带着我们满载而归。那时候姐姐过的安逸,快乐。

  然,好景总是不长久。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姐姐婆家开始家道败落,小叔子大姑姐小姑子死的死,疯的疯。姐姐从婆家院里搬出,但依旧难逃厄运。没多久,外甥也得了精神分裂症。鉴于和第一个儿子的离散,姐姐把全部爱心都放在了第二个儿子身上。如今,第二个儿子疯癫到人不人,鬼不鬼,姐姐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样残酷的事实。姐姐的精神世界彻底奔溃了,不久也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从此亲人们少有走动。姐姐家成了避之不及的邪门之地。从此,村里茭子便安静了下来,再无人去骚扰青纱帐内的一片安宁。

上一篇:菜来菜往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
好文推荐